全国煤矿智能化建设推进的怎么样了?有哪些经验?

济宁矿业集团 2020/09/29 10:23

智能化建设护航

煤矿本质安全水平提升

——聚焦全国煤矿智能化建设现场推进会

9月24日至25日,孟子故里,山东邹城,由应急管理部、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联合举办的全国煤矿智能化建设现场推进会如期举行。

会场内外,来自政府、部门、企业、科研院校、设备制造等单位的参会代表,参观现场、分享经验、探讨路径,向先进看齐,以典型为范,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以智能化建设促煤矿安全水平提升、促行业高质量发展。

从点上突破逐步迈向全面推进

“这次会议是我们继2015年陕西黄陵自动化现场会后,推进煤矿智能化建设的又一个新起点,对我国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党委委员,国家煤矿安监局党组书记、局长黄玉治在全国煤矿智能化建设现场推进会上指出。

从全国来看,煤矿智能化建设已经从点上突破逐步迈向全面推进。

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煤矿只有3个智能化采掘工作面。

2019年,这一数据变为275个。

预计到2020年底,全国煤矿智能化采掘工作面数量将超过550个。

按照煤矿安全专项整治三年行动实施方案,2022年要力争采掘智能化工作面达到1000个以上,有智能化的矿井产能达到10亿吨至15亿吨,建成一批100人以下少人智能化矿井。

经济大省、能耗大省山东,煤炭消费量占其能源消费总量的70%左右,现有102处煤矿中,冲击地压矿井占41处。

“我们主动作为、标本兼治,坚决打好山东煤矿的‘生存保卫战’,关键的举措就是大力开展煤矿智能化建设。”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干杰在会上说。

据统计,截至目前,山东省已有61处煤矿开展了智能化建设,建成智能化采煤工作面85个,远程控制掘进工作面98个。

山东能源集团煤炭开采历史悠久、各类灾害严重,作业环境差、劳动强度高,矿工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传统煤矿职业的矛盾比较突出。

“我们牢固树立‘以矿工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将智能化建设作为保障安全生产、实现体面劳动的重要途径。”山东能源集团董事长李希勇说。

通过智能化建设,山东能源集团19处矿井单班下井人数控制在100人以内,35处矿井控制在200人以内,累计减少井下作业人员9700余人;省内36处矿井取消夜班采掘作业,实行了集中休假。

山东省的煤矿智能化探索,只是全国加快推进煤矿智能化建设的一个缩影。记者从全国煤矿智能化建设现场推进会上了解到,近年来,我国围绕煤矿智能化建设的顶层设计不断完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应用范围不断扩大,跨界合作不断深入。

顶层设计方面,《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煤矿机器人重点研发目录》等政策文件相继出台,山东、贵州、山西、内蒙古、河南、河北等产煤省份率先出台了煤矿智能化建设实施方案,并对灾害严重矿井、新建矿井的智能化建设专门提出了要求,划定时间表、路线图,以点带面,全面铺开。

支持力度方面,国家有关部门在安全改造资金、产能核增、产能置换等方面出台支持政策,部分省份进一步细化完善了配套政策措施,如山西将煤矿智能装备、机器人研发应用纳入安全生产费用提取和适用范围,云南安排专项资金支持煤矿“五化”建设,河南将安全改造配套资金从5%提高到10%,贵州对新建智能化采煤和掘进工作面奖励400万元、300万元等。

应用范围方面,山东、山西、陕西、安徽、河南、贵州6个省份煤矿智能化建设力度加大,智能化采掘工作面数量占全国的80%以上。安全监控、人员位置监测等监测预警系统实现全国联网接入,19种机器人投入井下应用。

跨界合作方面,国家煤矿安监局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天地合作”,推动航天技术、新一代信息与通信技术和煤炭行业深度融合;中国移动联合中国矿业大学(北京)、阳煤集团、华为公司等70多家单位成立5G智慧矿山联盟等,推进5G与煤矿融合创新。

当前,煤矿综采工作面调直等关键问题,成为制约煤炭行业发展的“卡脖子”关键技术之一。“我们依托惯性技术和伺服控制技术领域的核心优势,研发了综采工作面调直系统,实现了综采工作面的自动化调直,已在部分煤矿完成了示范性应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负责人介绍,“我们还在智